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82469|回复: 0

红色游记:探访曾木斋故居 | 作者:蒋国峰

[复制链接]

354

主题

2776

帖子

9335

积分

管理员

小胜靠智,大胜靠德

Rank: 9Rank: 9Rank: 9

社区币
5761 RMB

终身成就奖特殊贡献奖原创先锋奖无私奉献奖最高荣誉奖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社区明星

QQ
发表于 2019-5-29 11: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耒阳社区网友,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红色游记:探访曾木斋故居

文/蒋国峰


曾木斋是我市著名革命英烈,人称“曾司令”。近年来网上更是声名大振,网文甚至党史都把他写成“三打安仁总指挥”、“朱毛会师的开路总指挥”,然而置疑声一直不绝,此起彼伏。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作为一个“红色故事”爱好者,以及《耒阳记忆》创作组成员的身份,有幸随市党史办与市摄影家协会的同志,于5月27日,冒着暴雨拜访了“曾木斋故居”,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微信图片_20190529115102.jpg

“曾木斋故居”位于曾经的上架乡三江村今天的三都镇古楼村,一个叫界头曾家的小村子里。在三都镇有关领导及当地村干部的陪同下,我们来到了目的地,我终于见到了神往已久的烈士故居。一下车,映于眼帘的是一幢晚清民国初期风格的古民居,为六线五间样式,青砖黑瓦,墙壁上写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白底黑字标语,阶檐台子铺的青石斑驳不齐,潮湿墨黑,并长有深浅不一的青苔,一种历史的苍桑感扑面而来。

微信图片_20190529115054.jpg

大门上绘有五角星的白底横副框内写有“前程似锦”四个毛笔字,看墨迹新鲜度,应该是近几年写的。大门左右是一副大红花纹的印刷体对联,大门右边挂有一个由耒阳市人民政府颁发的文物保护单位的白色牌子。右边街檐上堆有二三十包杂乱不齐的石灰,左边街檐上放有烂萝筐、废纸箱、作种用的带籽油菜杆,甚至还有两个废弃的土灶台,这哪有一点文物保护的样子,远远及不上其他烈士的故居保护好。

微信图片_20190529115050.jpg

沿着五级石阶上去,再跨过大门口约三十厘米高的长条石,就进入了故居。房子只有七八米进深,很局促,物件状况更叫人不忍直视,蛛网遍布,堆积的杂物乱七八糟,地面也凹凸不平,甚至能隐隐闻到空气中散发的霉味。这自然没有想象中应有的“烈士生平事迹展厅”,想从中找到什么线索的想法也变得不现实了。

接待我们的是一个额头天平挺高的男人,六十多岁的样子,整个“曾木斋故居”就他带一个孙子居住,他自称是曾木斋烈士的曾孙,叫曾孔慈。当我们询问他曾祖父的相关情况时,他言语含混起来,说都记不张了,记不张了,得以后慢慢回忆。但还是告诉了我们一个信息,说东房的出头屋楼上有一块大匾,上面有字。一听这个消息,大家登时变得兴奋起来,尤其是摄影协会的副主席李振波老师特别高兴,走,去看看。我一颗有些失望的心也跟着活起来了。

微信图片_20190529115058.jpg

上楼的那架木制老平板楼梯,已经很是破旧了,甚至还有一两级踏板烂了,根本踩不了人,加上光线很暗。除了我们五个人(还有个曾姓村干部,好象也是曾木斋烈士行族后人),其他随行的人都退出了屋,到故居其它地方看去了。大家小心翼翼地爬上楼,曾孔慈指着窗户上边的一块大木板说,那就是匾。从下面看,是用十来块杉木拼成的,没有匾额的那种厚重感,也没见油漆什么的。曾孔慈说字在上面,有四个大字,下面看不到。可人上不去,必须再爬到二楼上。于是,曾孔慈又下去找梯子。

微信图片_20190529115045.jpg

站在找来的梯子上,见匾上覆满了石灰样的物质,厚厚的一层灰,根本看不清字的样子,更别说大小了。大家提议把匾放下来,看能不能发现写的什么字。两人一头,把匾一头放到楼板上,一头仍搭在二楼树木上。匾太长,有三米多,放不下来。曾孔慈又找来一把高粱扫把,试图扫去上面的灰尘。却被叫住,不能扫,怕弄坏字,只有用软毛刷刷。

哪里有毛刷,只有用笨办法,口吹,这办法还挺好,因为匾是斜放的,口一吹,灰尘纷纷散开,连石灰也滚了下去。可是,仍然没见到字,连字的轮廓也没有。看样子,这么多石灰是给木板打底用的,字写在石灰上面。字已看不见,涂字的金粉倒见到了,不过只有半个指甲那么大,大概有四五个,不规则分布,自然不能揣摩写的什么。原想从匾上找到什么线索的想法又断了。

微信图片_20190529115040.jpg

从故居中摆放的床椅等东西来看,曾木斋烈士当年家境还应不错,雕龙画凤的。曾孔慈找出两块不知什么地方的雕件给我们看,一龙一凤,形象栩栩如生,很是精美。我们赶忙用相机拍照,尤其是李老师,大叫,这东西好,不简单!厅屋的角落中躺着一架几十年前碾谷的磨,这磨居然不是石制的,是用黄泥雕纹路做成的。李老师说这东西少见,“耒阳农耕文化馆”都没有。曾孔慈也来了兴致,竟然把磨搬开,磨里还有几十年前留下的谷秕,已成巴巴了。

我们又跟曾孔慈提起看家谱,这也是来之前说好的,网上有文章介绍曾木斋烈士曾中过举人,家谱上或许有记载,可曾孔慈说家谱不在家,几年前被一个老表给拿去了,与他同辈,是曾木斋烈士的曾外孙。我忽然想到,这家谱总不能只他一家有,别人家也应该有。来一趟也不容易,何不去别人家问问?

见故居上面有几户人家,我便从前面马路绕上去。此时雨已停了,空气格外清新。曾木斋故居正在这几户人家的山脚下,被繁枝茂叶包围。一位看样子有七十岁的大娘在街檐上吃饭,我过去打招呼,老人很热情,请我进屋喝水。老人叫伍金玉,与共和国同龄。我试着问曾木斋烈士的情况,大娘说不晓得蛮多,只听老公公讲过些,当年“曾司令”回到湾里,躲到对面山上的一个废弃煤洞里,亲友送酒饭给他吃,却不想喝醉了,白军来抓,一时来不及逃走,被押到四里外的上架桥杀了。我趁机问大娘家是否有曾氏家谱。她说,家里本来有一套谱,却被曾木斋的后人给借去了,最后说什么弄丢了,一直没见还。

伍金玉大娘很健谈,说我是第一个采访她的人,她很高兴。大娘又讲了那个年代发生的一件事,说当年农军把曾木斋的宅子当成地主家的用火给烧了,后来知道烧错了,给赔了钱,重新盖了下。难怪今天的“曾木斋故居”的两边山字垛,左边只有两块,而右边有三块,极不对称,莫非是当时造成的?这个传闻应该是真的,从今天的故居前的石头痕迹看,前面应该还有一进,起码有围墙什么的。

微信图片_20190529115034.jpg

微信图片_20190529115029.jpg
下得山来,见李振波老师在放无人机,对“曾木斋故居”进行全景式拍摄。我又同穿着短T裇的曾孔慈老人聊天,他指着对门峒田里做事的人说,那都是永兴的人,山和田都是永兴的。当年曾祖父搞革命,大部分时间呆在永兴那边,那边山多,利于活动。最后从他的口中证实了伍金玉老人讲的曾木斋躲在煤眼里被抓的事。

曾木斋是位烈士无疑,但是否当年是“三打安仁”的总指挥,倒难证实,今天没能打听到任何打安仁的传闻。当然,这不要紧,不管是或不是,无论怎样,有关部门也不应该不对烈士故居进行修缮,而任其自生自灭,那样就太让烈士后人及游人心寒了。

怀着沉重与失望心情,一行人离开了“曾木斋故居”。我心里很不平衡,想不通,曾木斋名气那么响亮,可故居这么不堪,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2019、5、28

愚者庸俗与无知的快乐,亦智者探索与思考的痛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Copyright 2001 - 2023 版权归深圳、东莞、广州同乡会耒阳社区办公室 共同所有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所有广告资助全部用于公益慈善,社区论坛里所发表的任何图文言论、影片和声音不代表本站立场

制作维护:中桥传媒 律师援助:广东深金牛律师事务所王琼法律硕士及广东鹏浩律师事务所王增华律师

社区文化传媒(香港)有限公司 广告投放热线:18974736555

扫二维码关注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耒阳社区 ( 湘ICP11012074-3 ) 湘公网安备 43048102000105号

    爱我纸都  爱我社区  宣传耒阳  从我做起

© 2001-2013 中桥传媒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