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59233|回复: 1

长篇小说连载《我们在一起》第五章

[复制链接]

13

主题

32

帖子

1227

积分

誉满一方

Rank: 7Rank: 7Rank: 7

社区币
1190 RMB
发表于 2019-1-11 13:4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耒阳社区网友,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上接第四章

第5章 资月

   /恐怕逃不出时间

/2017年9月20日  晚上  衡阳

我再次收到了骆雁玲寄来的一封信。
这一次不是朱丽丽帮我收的。 她今天一天不在家, 昨晚上跟我说过要去她男朋友家一趟。 邮递员把信件扔在门口, 我一开门就看到了。 今天我醒来的比较早, 大概十点钟就醒来了, 醒来后洗漱完毕, 准备去吃点东西, 一打开门就看到了。
我把它拾起来, 插进背后的裤袋里。 我不忙着马上拆开看, 又没什么十分紧急的事情。 我得先去楼下的米粉店, 吃一碗新市米粉填充一下肚子。
正是盛夏时候, 阳光十分地强烈。 楼下人行道一颗行道树正对着我那间房的窗户, 一只知了从早到晚趴在那棵树上死命地叫, 弄得我白天无法正常补觉。 有好几次我被这叫声吵醒, 从窗户探出头来, 寻找那只知了趴在树上的位置。 我在想假如被我找到它了, 我不是用晒衣杆把它一杆子打死, 也要把它打飞赶走, 对付这只臭知了, 我的晒衣杆也不是吃素的。
吃完米粉后, 我又惦记着那只可恶的知了了。 于是走到行道树下, 抬头在细密的树叶之间仔细地寻找。 但是根本找不着。 这个时候她竟然屏声静气, 一点动静也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她看见了我, 而我没看到她, 她知道我对她充满恶意, 所以暂时忍气吞声,只等我一走开, 立即开始报复。
我不可能和一只知了就这样长时间耗下去。 实在找不着了, 我决定还是上楼去。 上楼之前我还去小卖店买了一只2.5升的大瓶装“怡宝”水, 这样的热天必须补足水分, 需要大量的水。
开锁, 开门, 穿过客厅去到我的房间里, 靠着床头, 我开始读骆雁玲的信。
在信中她说刚从深圳回来, 在深圳期间, 去了一趟红树林。 我知道她去深圳干什么, 自从今年年初诊断出乳腺癌以后, 她每隔一段时间要去深圳那间医院复查一次。 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特意跑一趟红树林。 红树林应该对她没什么特别的意义, 而是在我的记记里, 留下了重重的一笔。
说起红树林, 我就不得不想起我的那个第一任男朋友。 是他带我去的红树林, 第一次去, 之后经常去, 一直到1998年我最后离开那里。 那是在1996年, 高中毕业之后我在深圳打工的第二年。 当时我经人介绍在一家电子厂上班, 上那种一天十一个小时站在流水线上的班。 那种班虽然不是很累, 但是时间太长, 工人与工人之间又禁止交头接耳,只有一双眼睛和一双手在活动, 难免太枯燥太乏味。 而他当时是我那条LINE上的拉长,从我进厂第一天就开始打我的主意。 一开始我对他并不上心, 后来他对我百般殷勤, 经常给我打水打饭, 还时不时买点零食塞进我的手里。 再加上他人长得并不差, 个子一米七以上, 皮肤白白净净, 如果标准不高的话, 甚至可以称得上帅气。 半年以后, 我最终被他带去了红树林, 正式承认与他的恋爱关系。 在红树林里, 我失去了我宝贵的第一次。
既然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 到年底, 我就向他提出见一下双方的父母, 第一年去他家, 以后再去我家。 但是他坚决不同意带我去他家, 以各种理由搪塞我, 让我别有这种念头。 我当时很生气, 就质问他, 如果不去见父母, 那我们这样算什么? 他当场回我, 你说算什么就算什么, 我无所谓! 为此我们大吵一架。 但是吵过之后, 我还真不敢向他提出分手, 因为那时我感觉我怀孕了。 我不得不向他求和, 并告知他我可能怀孕的消息。我以为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 哪知道他却当作一个坏消息来听。 他当场就叫我把孩子打掉, 理由是他现在一穷二白, 根本就养不起一个小孩子。 我一听他叫我把小孩打掉, 整个心都碎了, 我哭得像个泪人似的。
那天夜里, 下班之后, 他把我叫到一条没有多少人行走的街道, 说是和我商量一下怎么办。 他对我说, 如果不想把小孩打掉, 要生下来, 就必须辞掉现在的工作, 找一份工资高的工作来做。 我就问他, 哪里有工资更高的工作? 我在深圳没待多久, 人生地不熟, 不知道哪里有好工作! 他叫我先别问那么多, 又叫我第二天晚上请假, 去一个地方面试, 如果面试上了, 就不用在这间厂做了。 第二天晚上, 我真的随他去了。 哪知道他带我去的地方是一家洗浴中心, 给我面试的是一个男的, 长得五大三粗, 两只眼睛像牛眼一样。 这个长着牛眼一样的男的见了我之后, 一句话也不说, 直接把我带到一间没有一个窗户的小屋子里, 一盏明亮的日光灯下, 叫我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脱掉。 我当然不肯, 一生中头一次遇到这种场面, 又惊又怕, 本能地退到一个角落躲起来, 同时紧紧护住我身上的衣物。 然而此时此刻, 我纯粹就是这个长着一双牛眼的男人的猎物, 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过不多久身上的衣服就被他一双巨手撕扯光了。 不仅撕扯我身上的衣服, 而且他还用脚使命踢我, 以致脱光之后, 我很快就发现身上的几处淤伤, 在灯光下特别醒目。
那是我人生中最为黑暗的一个晚上。 我当时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喊, 即使穿越时空二十多年, 在现在的某个晚上, 也会把我从睡梦中无端惊醒, 令我汗流浃背, 令我心痛欲绝, 如梦魇, 如心魔, 始终挥之不掉。
而我那个猪狗不如的男朋友, 那天晚上把我带去交给那个长着牛眼一样的男人之后, 就再也没有出现。 我被凌辱了一个晚上, 天还没亮, 就被赶了出来。 我穿上被那个长着牛眼一样的男人扔出来的衣裤, 一个人行走在深圳的大街上, 最终找到骆雁玲当时在深圳的住处, 由她收留了已是走投无路的我。
自那以后, 我生命的水位线开启一直下行的通道。 2000年家里人给我找了一个本地的年青人, 逼着我回去与那人见面。 但是见了面之后, 我实话告诉他在此之前我谈过男朋友, 已经不是处女之身了。 他竟然当着我家里人, 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痛打了一顿,说我在欺骗他的感情, 然后叫我赶快滚! 我才知道他原来是我们镇上的一个混蛋, 倚仗家里有钱有势力, 到处猎艳。 而我家里人也是想着巴结他家这棵大树, 没想到事与愿违, 不仅不帮我说话, 还把我臭骂一顿, 让我丢尽脸面。
2002年我决定远嫁东北, 在与一个比我大十岁的东北男人结识了半年之后。 但是在东北, 我的日子过得并不舒心。 一则是因为那里的气候太冷, 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根本就不习惯; 再有我嫁给的这个东北男人, 也是一个游手好闲、 整天就知道胡吃海喝不成器的东西。 我在东北生活了整整四年, 生了一个女儿。 但是我的这个命运和我一样可悲的女儿, 在她四岁的时候, 跟着奶奶去到田里干活, 竟不小心跌落到一个水窖里, 活活淹死了。 我的这个东北男人不敢对孩子的奶奶动肝火, 迁怒于我, 把我关进屋子里,暴揍一顿, 打得我皮开肉绽, 还不给我饭吃。 我不得不再一次求救于远在深圳的骆雁玲, 求她把我接回去, 回到南方去, 一个人过日子。

一封她骆雁玲的来信, 竟然让我联想起这么多辛酸的往事, 我禁不住对着自己苦笑三声。 但是今天我不想过得这么郁闷, 今天我想过得不同一点。 昨天晚上发了工资, 我原打算买点酒菜犒劳自己。 于是我停止回忆, 把信叠好, 像之前一样, 放到床下那个密码箱里面的桃木小匣子里去, 和之前的来信一起。
我顶着烈日, 去到市场, 买了几样熟食, 一盘腌黄瓜, 一碟花生米。 回来的路上,
再一次走进那家熟悉的小卖店, 叫店老板拿了两瓶“江小白”, 微信付款后连同其他菜食一起拎在手上, 回到不是真正自己家的家里。
在客厅里, 我先把茶几上原来的物件全部清空, 之后垫上报纸, 再把买来的酒菜一一放上去。 小小的茶几竟然也被摆满了, 没有什么空位, 看起来也挺丰盛。
我在已经非常老旧的布沙发上坐下来, 先拿起一瓶“江小白”, 往空杯子里倒了一杯。“江小白”放回去的时候, 我留意了一下包装上的广告词, 上面写着这么一句:

纵然去到世界边缘,你恐怕也逃不出时间。

我在心里默读了几遍, 越读越觉得有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作品的味道。 村上先生的作品, 印象中我只读过一本。 一本书名好像叫做《海边的卡夫卡》的小说, 我好多年之前读过。 是骆雁玲让我读的。 那还是刚刚从东北回到深圳她家里, 我独自一人, 闷闷不乐, 她就拿出这本书给我看, 给我打发倍感幽长寂寞的时间。 这本书确实适合一个人特别孤独的时候看, 孤独的心境与这本书的情调极为匹配。 但是书的内容, 到现在我都忘记得差不多了, 只有一个在我看来十分离奇的意象让我难以忘怀, 那就是小说中的“乌鸦”。 小时候在我们乡下, 经常可以看到乌鸦, 栖在光秃秃的树枝上, 特别起眼。
但是在我现在的眼里, 没有乌鸦, 没有《海边的卡夫卡》 ,没有村上先生, 只有“江小白”。 我端起杯子, 注视着里面的酒, 随后高高举过头顶, 我想着, 就用“江小白”来祭奠我那逝去的青春吧! 我在心中连续说了三遍, 最后把酒送到嘴边, 一干而净。
随之我的眼泪就来了。 直到今天, 我才有机会祭奠我那逝去的青春, 我才想起要来
祭奠我所有的悲伤, 所有的苦难, 所有的迷茫, 所有的绝望, 所有的孤独与无助, 所有的流离失所与心灰意冷, 最后它把我现在变得孑然一身, 而且寄人篱下, 如果悲伤可以逆流成河, 那么青春顺流而下, 为何把我变成这般模样?
我再喝一杯, 再倒满, 再喝下去, 转眼之间, 两瓶“江小白”就去掉了四分之三。 我有点吃不消, 有点头晕, 想趴倒, 想卧在地上。 这才刚开始喝呢, 怎么会这样? 我开始责怪自己, 但还是忍不住地顺着沙发边沿坐下去。 坐在地板上了, 这下变成颈部倚在沙发边沿, 头部在沙发面上仰着了。 这姿势比刚才好多了。 我觉得不坏, 就这样, 就这样吧, 谁理呢? 谁会理会我呢?
但还是有的, 还是有一个人的, 有一个人曾经很在乎我的。 看哪, 泪眼朦胧中, 他来了, 出现了, 向我走来了。 除了他, 还会有谁呢? 还能有谁呢? 但是啊, 这个男人呢, 这个我真正深爱的男人呢, 一直让我深深爱着的男人呢, 却已经不在这个人世间了啊!
这是一个长着一头秀发的男人, 一头飘逸的长发, 乌黑发亮, 让我第一眼看到,就永远也忘不了。 他是一个跑长途的卡车机。 2011年, 我俩在深圳认识, 在我工作的那家KTV 里认识。 第一次认识, 他就叫我不要在KTV 这种地方干了, 跟他走, 跟他一起去跑长途。 他说他带我去看风景, 长途上到处是风景, 美妙的风景, 流淌的风景, 只要我跑上一次, 就会永远爱上这一路的风景。 我真的就跟他去了, 我听信了他的话。 我觉得他与我认识的其他男人都不一样, 其他男人根本不会说这种话, 也根本说不出这种话。 他有许多非常特别的地方, 比如他的眼神, 有点忧郁, 有点迷离; 还有他的风度, 有点恬静, 有点飘灵; 还有他的气质, 有时淡泊, 有时热爱。 他天真的时候像个孩子, 纯朴的时候又像个乡下老农。 我对他说, 我曾经谈过几次恋爱, 还结过一次婚。 他说他不在乎这些。 他不要以前, 只要现在。
他把我安置在他的大卡车里。 白天让我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看一路上的风景, 和他聊天, 或者一起听音乐。 车上他最爱播放的一首歌曲是张学友的《如果这都不算爱》 。一边放, 他会一边对着我痴迷地笑, 还摇头晃脑, 模仿着张学友的招牌动作, 可笑死了。 不放歌曲的时候, 他就会把车窗玻璃摇下来, 任凭两边的车风在耳朵边呼啸, 把他的那头飘逸的长发向后高高吹起。 而我呢, 最喜欢把两只手伸到车窗外面去, 做出拥抱那流动的风的动作; 或者对着有山谷的地方大声的呼喊, 试验那山谷的回声会不会跟着我们的卡车跑。 那时我觉得自已就像一只会飞的鸟, 自由的鸟, 而且还是一只无比快乐的鸟。 到了晚上, 他就让我睡在座位后面像小阁楼一样的小床上。 我在小床上安然入睡, 他依然精神十足地驾驶着卡车向前飞奔, 除非到了夜里高速公路上禁止卡车通行的时间, 他才进到服务休息区, 背靠驾驶座椅小睡一会。
然而2012年的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 最终夺去了他的生命。 当时我抱着他全身是血的僵硬冰冷的尸体, 我真的是悲痛欲绝啊! 我甚至这么想, 如果老天安排的这场事故, 一定要夺去一个人的生命, 我宁愿是我自己的生命, 也不愿是这个我无比深爱的男人的生命。
我哭得像个泪人。 到最后, 已然是人不似人, 鬼不似鬼, 还是骆雁玲把我领回来, 这一次是把我安置在她在衡阳的家里, 帮我疗伤, 直至痊愈。

“江小白”已经没有了, 可是我仰坐在地上, 还想喝, 还想来这么一小瓶。 我仰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那里空空的, 什么也没有。 我不想再去看它了, 它比我还无聊, 还无趣, 我不愿看, 我闭上眼睛。 我感觉到了颈部的酸痛, 保持这样一个坐姿已经太久了, 我想换一个姿势。 于是我爬到沙发上, 双腿蜷曲, 窝在里面。
再后来的这几年, 陆陆续续也有几个男人进入我的生活圈, 但是没有一个是我喜欢的。 他们没有哪一个像我那个长着一头飘逸秀发的男朋友。 我太怀念他了, 太喜欢那头飘逸的长发了。 我太想他了, 以至于我把身边所有的男人都同他作比较, 越比越提不起兴趣, 越比越不如意, 干脆全部放弃。
如果没有那样一个最初的开头——我在想——到现在我会怎么样? 我会换成怎样的另外一种人生? 我会从事怎样的一种工作? 会住在一个什么样的家里? 我会是谁的妻子? 又会是谁的母亲? 我身边会有哪些亲近的人们? 我会过得快乐吗? 会过得非常幸福吗?
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没有答案, 无处寻找答案。 房间空空的, 天花板空空的,酒杯空空的, “江小白”的瓶子也是空空的, 我的心更是这样——空空的。

作者:张蜀军
笔名:浅水静流
湖南省耒阳市人,耒阳市网络作家协会会员,70后。早年从军,复员后辗转珠三角各城市,2005年以后定居中山。现从事外贸工作,忙碌之余、安静时间里喜欢读书写小说。坚信写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积累,需要沉淀,需要静下心来,细心体味和感悟:一点一滴,不知不觉。
image.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32

帖子

1227

积分

誉满一方

Rank: 7Rank: 7Rank: 7

社区币
1190 RMB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13:5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Copyright 2001 - 2023 版权归深圳、东莞、广州同乡会耒阳社区办公室 共同所有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所有广告资助全部用于公益慈善,社区论坛里所发表的任何图文言论、影片和声音不代表本站立场

制作维护:中桥传媒 律师援助:广东深金牛律师事务所王琼法律硕士及广东鹏浩律师事务所王增华律师

社区文化传媒(香港)有限公司 广告投放热线:18974736555

扫二维码关注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耒阳社区 ( 湘ICP11012074-3 ) 湘公网安备 43048102000105号

    爱我纸都  爱我社区  宣传耒阳  从我做起

© 2001-2013 中桥传媒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