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40042|回复: 2

长篇连载小说《我们在一起》

[复制链接]

13

主题

32

帖子

1225

积分

誉满一方

Rank: 7Rank: 7Rank: 7

社区币
1188 RMB
发表于 2019-1-4 20: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耒阳社区网友,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文/浅水静流

作者:张蜀军
笔名:浅水静流
湖南省耒阳市人,耒阳市网络作家协会会员,70后。早年从军,复员后辗转珠三角各城市,2005年以后定居中山。现从事外贸工作,忙碌之余、安静时间里喜欢读书写小说。坚信写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积累,需要沉淀,需要静下心来,细心体味和感悟:一点一滴,不知不觉。
image.jpeg


故事提要: 身为70后的三位女主角: 周洁,资月,骆雁玲,曾经陪伴一起度过小学,初中,高中三个学生时段。2017年的某一天,年龄最长的骆雁玲突然宣称自己身负50万的巨额欠款,人生陷入深度崩盘。此种情势下,另外两名女主角:婚姻与事业处于风雨飘摇状态下的周洁,以及情路一直不顺、年逾四十依然单身的资月,还有她们身边的其他人,各自都将做出怎样的选择?

引子
   
这世界遍布无数昏暗不明的陷阱。我已是遍体鳞伤、无处可逃,只有你还为我留着最后一扇门,开着最后一盏灯——这微弱的桔黄色的灯光,虽在狂燥的冷风中摇摆不定,却还是吸引了我,温暖了我,让我感到我与世界的尽头,还隔着那么一小段几乎为零的距离。


                                       正文

第1章 周洁

   /一张旧照片

/2017年11月18日  晚上  中山

摆在眼前的, 是一张拍摄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的黑白旧照片。
一张小小的旧照片。 灯光下目测大约长五厘米, 宽四厘米。 边上有着波浪与针孔相结合的花纹, 很不起眼, 却是那个年代特有的装饰, 也是唯一的装饰。 照片边角上已经微微地变色, 是那种淡淡的夕云一样的暗黄色, 应该是看不见的水分积年累月渗入相片纸的缘故。 整张相片还像裹着一层淡淡的膜, 在这层膜的作用下, 图像变得不那么清晰, 轮廓也变得不那么分明, 让我觉得灯光下检视地越长久, 那种丧失了精准度的感受就会变得越强烈。
说它小, 是因为在这样一个窄窄的平面内, 竟然装着三个人的头像。 三个小孩的头像: 左边是我, 中间是骆雁玲, 右边那个是资月。 那时候我们在一起, 也就是十二三岁的年纪。 我清楚地记得是小年六年级拍毕业照时, 特意请拍照老师为我们三个人拍的一张合影照。 那时候没有统一的校服, 但三个人为了统一着装, 拍照的前一天晚上, 也还是约定好了, 一起拍照时, 鞋子可以不一样, 裤子也可以不一样, 发型还可以不一样, 但上身必须穿一件一样的白衬衣。 于是在这张照片里, 看不见不同形状的鞋子, 不同颜色的裤子, 只有相同颜色的开领白衬衣, 也算是我们那个年代的一个特殊印记。
但是不对, 我一遍又一遍地检视着眼前的这张旧照片, 发现除了不同的发型(我的是一头短发, 资月是两条辫子, 而骆雁玲长长的头发拢在后面, 应该是一条粗粗的马尾), 不同的还有三个人的脸型: 我是小圆脸, 骆雁玲是鹅蛋脸, 资月是小巧的瓜子脸。 更有三个人脸上不同的表情: 我双唇紧抿, 透露出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但两只眼睛总算还能直视前方, 目光中也能感受得到一点点的坚毅; 骆雁玲表情端庄, 一双清泉一样明亮的眼睛透着那时的无忧无虑; 而资月右边的半张脸紧挨着骆雁玲的左耳, 尖尖的下巴几乎垂在骆雁玲的左肩上, 眼睛瞪大毫无怯意地对准前方的镜头, 她的机灵与天真在这张照片里表现得一览无余, 而且恰到好处。
这张旧照片原本挂在我娘家的一个相框里, 和几张其他毕业照一起。 前些年有一次回娘家探亲, 看到这些儿时的旧照片, 连同木制的相框, 长年笼罩在灰尘与蜘蛛网里面, 伤感满怀的同时, 亦感到十分的珍贵。 于是在征得母亲的同意下, 将这张三人合影照带来中山, 夹在书房里书架最顶端的一本旧影集里。
平时它就安安静静地躺在那本旧影集里。 十分钟之前被我翻找出来, 摆在面前默默地注视着。 当然, 我注视最多最长久的还是相片中间位置的骆雁玲, 右边的资月我暂时无暇关注, 我把她先放在一边。
大概十分钟之前, 骆雁玲在微信上和我通了一场长长的对话。 这是我在今年年初回家探亲与她见面后, 我俩之间仅有的一次长对话。 上次探亲时与她见面的情景, 我现在从脑海中慢慢翻找出来, 感觉历历在目, 恍如就发生在昨天。
那是今年二月的一天夜里, 我俩在参加完高中同学的聚餐之后, 接着赶去参加初中同学的另一场聚会。 是去一家叫做“今夜台北”的卡拉OK 厅, 与我们吃饭的“恋湘园”饭馆, 刚好一个在城南, 一个在城北, 隔着相当长的一段距离。 我俩用微信打滴滴快车过去。 上车之后,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在同学的强逼之下, 喝了一点上度数的白酒, 我感觉到有点头晕与疲倦, 见她也沉默着不说话, 便将身体完完全全贴在靠背窝里, 想打个小盹的念头非常强烈。
但是过不多久, 在后面车厢异常滞重的昏暗不明里, 我察觉到她的一只手在向我靠近,速度缓慢, 几乎悄无声息, 抵达我左手掌后, 停在那里不动; 过了一会, 像是最终下定了决心一样, 一把抓住我的整只手掌, 紧紧地, 一股热流从我的手掌心迅速通达我的全身。  
“周洁——”她用一种近似微弱的灯光一般的声音呼唤着我, 虽然我俩就处在同一个车厢里, 隔着不到一个拳头的距离, 肩与肩几乎紧挨着, 但她的这一声呼唤, 我听起来就好像来自一个深不见底、 幽暗不明的洞窟里, 一种不祥的预感迅速涌上我心头。
“怎么了? 雁玲?”我问她, 同时扭头过去看她, 但是车厢里光线太暗, 我看不清她脸上挂着何种表情。
“我得了乳腺癌——”她声音颤抖, 目光与我扭过去的眼光对视一秒, 再转回去, 但我还是捕捉到一滴晶亮的东西在闪烁。 我悚然一惊, 一秒钟之前还在以一种匀速的速率跳动的心脏, 徒然加快了好几倍的速度, 同时像刺猬猛然见到其他唐突的生物一样, 异常机灵地畏缩成一小团。
“怎么回事? ”我犹自怀疑不敢相信,“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
“上个月我去了一趟深圳, 那边一家医院的医生给我确诊的。” 此刻她的语气相当坚定, 听起来不容我不信。
“那你现在怎么办?”我想到她只不过比我大一岁的年纪, 四十出头的年纪, 年纪轻轻就得了这种致命的病, 一时之间叫我如何接受? 又如何面对? 但是眼见她冰冷的话语转换成板上钉钉的事实, 随之而来的, 是在此之前一直觉得相当遥远的生命的尽头, 第一次突如其来以一种最大的真实呈现在我的面前; 这种巨大的真实, 这种几乎没有任何距离的真实感, 不仅令我顷刻之间面容失色和手足无措, 更令我害怕得即使乘坐在一列快速驰奔的火车上, 也要快速地跳下赶紧逃命。  
“医生说是早期, 不是中期, 也不是晚期, 还有得治。”她把我握在她掌心的手攥得更紧一些, 仿佛是以此来给予我安慰, 并稍稍平息一下我急剧跳动的心。“老实说, 我也怕死, 真的很怕死。 当医生将这三个字说给我听时, 我的整个人即刻陷入一片将我团团围住的绝望里, 死神她那无比令人惧怕的阴影一下子将我擒住, 我想走开都不能, 她就像我的影子一样如影随形。”
她停顿一会, 似乎是想让她刚才的话语慢慢渗透到我内心里面, 然后想知道我因此会生出何种感受。 但我却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说一个字, 我是被震惊住了。 之后, 她像是回过神来, 继续说道:“虽然我现在比那时好多了, 但当时的那种感觉, 已经刻在我记忆最深的底处, 我将永远难以忘记! 由此我得出的结论就是, 活着比任何一切都重要!”
出租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前停下, 红绿灯以及其他路灯的光影钻入车厢里面, 使得她的脸的轮廓和脸色依次进入到我的视线里面, 虽然不是很清晰很分明,但我能感觉到如车窗外夜色一般的平静与凉意。
“你也一样, 周洁!”过了红绿灯闪烁的十字路口, 她忽然郑重其事地对我说道。
我似懂非懂, 毕竟这种事情不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 没有切身的体验和感悟, 所以那时并不是很在意。 我更关心更紧张的, 是她的这个病如何治疗, 因此转而问她:“那现在怎么治疗你身上的这个病?”
“医生说我现在的病情还算稳定, 因此不需要长期住院, 只给我开每个月的药, 嘱咐我按时按量服用, 持续观察几个月, 看病情如何发展? 如果感到异常或者有恶化的迹象, 须第一时间报告医生并入院治疗。”
医疗方面我是绝对的门外汉, 继续深入探讨下去我根本做不到, 无从下手, 无话可
说。 我的心绪变得愈发不宁, 心情也变得无比悲伤和沉痛, 深深的无力感猛地将我牢牢地困住, 眼泪随即夺眶而出。 我从手袋里掏出纸巾, 先递给她一张, 然后再抽出第二张擦拭我自己的脸。
“你现在用钱紧不紧张?”我忽然想到她一直呆在家里, 好像一直没有工作, 收入不知从何而来, 如此重大的病情突如其来, 经济方面肯定捉襟见肘, 而我当下能尽微薄之力的似乎只有这一点。 于是我继续对她说道:“我手上目前还有一万块闲钱, 你需要的话, 我现在就从微信上转给你。”
这话我说出口时毫不犹豫, 异常坚定。 因为面对当时的情形, 我太想给她以我力所能及的帮助。 如果当时不是在车里面, 而是在外面, 我想我会非常动情地给她以拥抱, 给她以我最大的关怀与鼓励, 因为在如此巨大的困难面前, 个人太过微弱, 而我相信她需要这些, 需要我和她站在一起。
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 她拒绝了我, 无比坚定地拒绝了我。 她对我摇了摇头, 满眼噙着泪花, 说:“现在还不需要, 周洁! 但无论如何, 我得感谢你, 你的好意我会记在心里, 永远!”
随后的聚会我俩一直郁郁不乐, 怎么也不能像其他同学一样, 尽展欣颜, 尽情享受同学相见无比的开心与快乐。
回到中山后, 虽然我一直把她的事情挂在心里, 但因为这段时间自己也过得相当郁闷, 也就没有什么恰当的时机与她通电话, 甚至在微信上也不曾简单地聊上几句, 直到今天晚上八点, 吃过晚饭以后, 她在我的微信上面出现了。
“周洁, 在吗?”
我躺在几乎占据了书房三分之二空间的床上, 读一本书名为《别相信任何人》的外国小说, 手机近在咫尺, 就在我身体侧旁, 我不可能看不到她发来的信息。 拿起手机看到是她之后, 我很快回了一句:“在的, 雁玲。”
没等她回我, 我马上又加了一句:“有事吗? 你还好吗?”
如果在平时, 她打字说话的速度我是永远跟不上的, 但今天晚上不一样, 她看上去有点迟疑, 有点欲说还休, 这让我感到无比惊讶, 心中立即联想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或许要发生。
“我已经走投无路了。 我现在唯一可行的似乎就只有死了。”
隔着手机荧屏, 她泪如滂沱、伤心欲绝的画面呈现在我的眼前。 面对此情此景, 猛然之间我当然是手足无措, 心急如焚却不知道拿什么话给予她安慰, 只能傻傻地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事把你逼迫到如此境地?”
“我现在脑子里面想得最多的, 是各种各样可以付诸于现实的死法, 怎么样死得没有太大痛苦, 怎么样死得还能保留一点最后的脸面。”
她终于恢复了将近往常一半的打字速度, 我在这边快赶慢赶, 总算还能跟得上。“你先不要说这些话, 先告诉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欠了一笔巨额的债务, 想尽办法也偿还不了。”
她总算掀开了巨大冰山的一角, 然而身在这边的我, 还是掌握不了她那边灾难可能发生的大致方向。“巨额债务? 到底欠了多少?”
“接近五十万。”她在那边应道。
五十万? 慌乱之中与情急之下, 我只能用我自己的内心默默惦量, 惦量着这样一个数字的绝对份量。 对于我这样一个普通家庭的普通主妇来说, 五十万当然是一笔巨款, 而且几乎不可承受。“你怎么会欠人家这么大一笔债务?”
“炒股亏的。 今年以来亏得一塌糊涂! 我拆东墙, 补西墙, 越积越多, 到现在再也借不到一分钱来填补这个窟窿了。”
我能想像她在那边, 是怎样一种求死不得、 求生不能的悲惨景象; 但说到死, 说到一死了之这样一种未免太过简单的做法, 却是我怎么也于心不忍、 无论如何也不会允许她去做的。 我为她感到心痛, 悲戚的眼泪情不自禁顺流而下, 但同时也在默默思考, 尽我最大能力替她出可行的主意。 最后我对她说道:“假如我是你, 雁玲, 面对现在这样一种局面, 首要的还是要去想办法筹钱还债, 而不是去想如何死。 死又能怎么样呢? 死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我现在是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首先——”我慢慢地替她分析:“你现在家里不是还有一套房子吗? 现在形势所逼, 只有先拿来把它卖掉。 按市价来算, 大概可以卖到二十万多一点吧? 然后亲戚朋友那里, 多多少少可以借到一点吧? 再有同学那里, 如果你不好意思开口, 我可以替你出面, 或者以我自己的名义, 向他们开口借一点, 每个人那里借一点, 凑起来不说十多万, 五六万应该可以有。 最后, 剩下的余额, 就要靠你出来打工挣钱慢慢还了。 你再不能呆在家里了, 一定要下定决心, 出来找一份工作做; 一年两年还不清, 你就打算五年, 五年再还不清, 你就计划十年, 总有还清的那一天。”
“你这个主意我不是没想过, 周洁, 但是也行不通。 我现在这套房子, 早已不是我的了。 三年之前我把它卖给了我父母, 他们已经把全部房款给了我, 而我早已把这笔钱投进股市里, 到现在一点残渣也不剩了!”
我仿佛听到一声无比凄惨的哀嚎传入到我的耳中, 那犹如母狼失去幼狼一样的哀嚎声震荡着我的耳膜, 我感觉到了几乎要裂开一般的剧烈的疼痛。 到了这种境地, 我还能说什么? 我只能无言以对。
“无论如何, 周洁, 我还是很感激你, 真心实意地感谢你。 我犯下如此不可饶恕的错误, 你不仅没有看不起我, 不仅不曾骂我一句, 指责我一句, 还帮我想办法, 替我出主意, 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你的这份深情厚谊, 是我这种人、在这种时候最为看重的东西, 我当深藏在我心中, 直至永远, 再见!”
谈话到此为止, 手机上面停止从她那边传来一行行文字。 我像极了冬日里经受过霜打的一只茄子, 躺在床上, 极度萎糜, 极其茫然。 我想像自己像一个沙包, 被投入一片宽广而深幽的水域, 自行慢慢沉入水底的情形, 强烈的窒息感随之而来, 就像周围的空气突然被抽离了一大部份, 变得异常稀薄, 而我所需的氧气远远不够!
过了好一会, 我才回过神来, 身上的体力才慢慢地恢复上来, 于是从床上爬起, 掂起脚尖从靠着床尾的书架上, 找到那本沾满灰尘的旧影集, 翻开来, 一页一页翻找那张旧照片。 我知道它就在那里, 躺在一个十分不起眼的角落里。 此时它也应该知道我在想念它, 从来不曾这么急迫地需要它; 它就是装满我许许多多回忆的匣子, 我现在很需要打开这只又老又旧的匣子。
哦, 它就在这里, 终于被我发现就在这里。 我把它端端正正地摆在面前, 一遍又一遍地检视着, 还伸出手, 轻轻地抚摸她们两个人的脸, 骆小琳的脸, 资月的脸, 就像她们当年抚摸我的脸。
梦境随后如期而至。 秋日黄昏, 如同一根根金线一样的明净阳光, 斜斜地照着一排排半旧不新的教室。 所有的教室都空无一人, 和煦的晚风从开着的窗户穿堂而过, 安宁而静谧。 是在放学后的一段时间里。 更为空旷明亮的操场上, 传来孩子无比悦耳的欢笑声。 是三个孩子的欢笑声。 三个孩子各自的音质截然不同, 很容易区分。 她们在操场上唯一的秋千上纵情欢笑。 秋千荡得很高很高, 几乎与头顶上的横梁持平。 她们是在比赛, 看谁荡得最高; 但看起来她们很注意和睦相处, 累了就换人, 另一个人上去, 另两个人就在下面一前一后地推; 她们按照商量好的顺序轮流来, 不用争, 也不用抢。 她们只管开怀大笑, 在空中, 在地面, 无拘无束, 无忧无虑……
这是多么美好的三人世界!

本章节完请继续关注下章节

感语:
欣遇耒阳市网络作家协会喜成, 各位文友佳作佳联频出, 实为大观! 本人亦有新作——长篇写实小说《我们在一起》初稿落定, 现发于此处, 一则庆贺协会成立, 二则与诸位文友交流学习, 各位拔冗阅览之余, 亦望不吝赐教! 本人拜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9

主题

4693

帖子

4万

积分

十佳网友

发现自己,发挥自已,发扬自己.

社区币
43017 RMB

终身成就奖宣传大使奖特殊贡献奖原创先锋奖灌水天才奖最高荣誉奖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原创达人社区劳模社区明星十佳网友

发表于 2019-1-4 20:3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兄很不错,这么年轻就完成了两篇长篇大作,这种写作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0

主题

557

帖子

-8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社区币
-89553 RMB

终身成就奖优秀斑竹奖宣传大使奖特殊贡献奖金点子奖原创先锋奖贴图大师奖灌水天才奖幽默大师奖无私奉献奖最高荣誉奖在线持久奖人气天王奖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社区明星实名认证

发表于 2019-1-16 23: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小伙子来文学版块发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Copyright 2001 - 2023 版权归深圳、东莞、广州同乡会耒阳社区办公室 共同所有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所有广告资助全部用于公益慈善,社区论坛里所发表的任何图文言论、影片和声音不代表本站立场

制作维护:中桥传媒 律师援助:广东深金牛律师事务所王琼法律硕士及广东鹏浩律师事务所王增华律师

社区文化传媒(香港)有限公司 广告投放热线:18974736555

扫二维码关注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耒阳社区 ( 湘ICP11012074-3 ) 湘公网安备 43048102000105号

    爱我纸都  爱我社区  宣传耒阳  从我做起

© 2001-2013 中桥传媒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